今天是:

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化旅游 > 正文

關于宣恩傳統村落中遠古遺存現象調查

發布時間:2019-11-27  |   來源:   |   作者:田長英  | 閱讀:

2019年4月1日——2019年10月1日,筆者一行在長潭河侗族鄉的白果村、李家河鎮的中大塆村、高羅鎮的大茅坡營村和板寮村、萬寨鄉的伍家臺村等村寨,開展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田野調查、資料收集整理。

在持續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基礎上,到傳統村落開展調查,目前也取得一些成績,有所發現。

宣恩的傳統村落較為完整地保存著吊腳樓和農耕文化,盛行三棒鼓、哭嫁等習俗,頑強地沿襲著洞穴葬、拜祭以及普通話中已經失傳的少量詞匯。認為鄂西山區的方言不是從漢語中分化出來的,很可能是漢語的源頭之一;武陵山區的方言沒有文字,是因為那個時候還沒有出現成熟的文字系統。傳統村落作為一個較為完整的歷史文化聚落,可能是人們了解遠古文化的信息和紐帶、階梯和橋梁。“武陵山區是歷史的冰箱”,這里的傳統文化很可能是遠古的漢文化的藏品,后來被學術界命名為“土家族文化”。

為編寫宣恩傳統村落書稿,2019年5月—8月,筆者一行3人走訪了部分傳統村落,發現有“寄巖”、洞穴葬、人面像石刻等,其中的“寄巖”習俗,是出于夏商周上古時代的遠古遺存。現試著列舉如下:

一、方言

恩施方言也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像一座橋梁連接起遠古漢語和現代漢語,使人們相信漢語語音的傳承軌跡有蹤可尋,進而確認語音和文物一樣具有史學研究價值,并且根據先有“話”后有“文”的實際,語音考古有可能追溯到甲骨文之前。

包括宣恩在內的恩施方言屬于武陵地區的土家族方言。據學界研究得知,土家族方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語支的歸屬尚未確定,文字資料很少。

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恩施方言少有文字對應。近年來,隨著研究的深入,恩施方言中原以為沒有對應文字的話音,在古漢語中找到了對應的文字。這些文字和讀音,在漢語普通話中不常用,在恩施方言中沿用不衰。

例如:口頭禪“ji ba”,是“姬姓巴國”的簡稱,附著在人身上的是一段歷史。尊稱“li er”,是“李耳”連讀。過年吃殺豬飯謂“吃pao tang”,“pao”應為“庖丁解牛”的“庖”,“吃庖湯”。青綠wu zi,青綠蕪子。等等。

張良皋《巴史別觀》31頁:庸國源于祝融……庸、誦、頌三個字又通“容”;在《圖解詩經》中也說:由“容”到“頌”。張教授指出,這個“容”就是“容美土司”的容。在恩施方言中,“庸”讀“yong”,“容”讀“yong”,兩個字的讀音相同。

張良皋《匠學七說》143頁:“魯山,很可能原名nao山”。恩施方言中,某人吃飯很“魯”、“餓nao”。《匠學七說》13頁:“趿”(sa、ta兩讀),穿鞋不著跟,恩施方言的“sa 鞋子”(“鞋子”,恩施方言說的hai zi,其出處有待考證)。等等。

在恩施方言中,由平聲到入聲,詞義也發生相反的變化。如:“粑粑”,平聲,吃的;ba ba,入聲,拉出來的。“四”,巴地核心區四川;“死”,入聲,失去生命。恩施方言說“o li”,可能說的是“吃飯”,也可能說的是“拉稀”,要根據語境判斷。

上述古漢語在恩施方言中遺存的舉例,全部來自于夏商周上古時期,是漢語普通話中已經失傳的詞匯。可以肯定地說,目前“發現”的只是端倪,隨著人們“扒拉”的力度加大,相信會有更多的收獲。在積累大量的素材后就會找到規律,從而重新定義土家族方言,并利用土家族方言研究古漢語。

這些方言源自上古,是漢語普通話中已經失傳的部分。武陵山區的方言,與普通話“小異”的部分,是我們研究遠古漢語的橋梁和紐帶。

二、建筑

1、板寮、板楯蠻、板凳挑

高羅鎮板寮村的“板寮”,在《宣恩縣地名志》“板寮集鎮”詞條寫到,“土家語地名,意為山邊的小寨。寮為茅屋。”這個“板”表示群屬,應該是板楯蠻的板。板楯蠻是和廩君蠻相對的一個概念,名稱在史書中出現比廩君要晚,均屬巴郡蠻。廩君得名在部落時代,史書記載有以廩君為代表的父系氏族戰勝以鹽水神女為代表的母系氏族的史實。

板寮的原居民是板楯蠻的后代,這在建筑上有體現。從板寮集鎮沿古道到東門關,一線可見數處板凳挑,即把大挑“折”成90度,做成板凳的樣子。古建筑學家張良皋教授在他的著作中多次提到板凳挑,可見板凳挑是武陵山區部分木質房屋的特色之一。

在傳統村落調查中,筆者一行在萬寨鄉的伍家臺村也發現有板凳挑。撤社并鄉前,伍家臺屬板場公社轄。《宣恩縣地名志》在“板場”詞條中記:以前從湘西遷來木板商人郭家榜在此開店設場,做木板生意……這記載是后來的事,板場得名應該在前。

板楯蠻的信息不僅存在于建筑(板凳挑)、用具(板凳)、舞蹈(板凳龍)、武功(板凳功)、姓氏(板姓)、地名(板寮、板場)中,還存在人們的口語中:某人下田打谷,腳被“wa”了一條口,但他堅持把谷子打完……人們評價他,就會說,某人“板得蠻”。這里的“板得蠻”就是“板楯蠻”,正如史書所言,“該民族勇猛彪悍”,板楯蠻。

2、中大塆人面像石刻

在李家河鎮中大塆村,有一個座落在兩溝交匯處的土地廟,廟上供奉的神是人面像石刻。人面像方額鷹眼、大嘴粗項,形神有四川廣漢三星堆青銅人面像遺風。

在中大塆,與人面像土地廟相對的還有一個土地廟,是大約30年前村民修建的,高高的石砌地基,上面用原石堆砌成土地屋,該土地廟與人面像土地廟一起,共享人間煙火。中大塆古今兩個土地廟并列,這給人們一個對比,也一定程度上展示著土地屋的演變過程。

蠶叢的“縱目”,在中大塆的古墓葬上也有體現,田氏祖墳的碑帽,就是人面像土地廟的人面像和雙翅的演化。也就是說,在中大塆保存著從人面像廟到現今土地廟、蠶叢神從土地廟走上墓碑的實物,它們揭示著演變序列,有待人們深入研究。(原載于宣恩政府門戶網站《宣恩新聞網》)

3、在長潭河侗族鄉發現民國時期的洞穴葬,和懸棺葬、崖葬同一時期的洞穴葬這一習俗,在宣恩沿襲到民國。懸棺葬是遠古巴人的喪葬習俗,月亮巖的懸棺葬就在洞穴中;仙人洞與洞穴葬也有聯系,但宣恩長潭河仙人洞未經正規考古發掘;村民房子的神龕叫“先人洞”,洞穴葬、先人洞、仙人洞、懸棺葬有聯系,待考證。

吊腳樓窗戶的邊或者下的透亮格子,可能是張良皋教授說的“窐崳”,實物僅在漢代的明器(漢代墓葬陪葬品)中,除張教授提了這個建筑構件而外,因為沒有發現實例,張教授沒能進一步闡述。目前沒有人能說清楚。

宣恩的習俗,有待重新認識。騎竹馬,是卑濕之地的行走工具;包葉子粑粑,是古老(沒有碗的時候)的食器,沿襲至今。小孩跳房子,那房子就是漢代明器的樣子。掌墨師祭魯班,以雞血滴五方定吉兇,是巫師瓦卜、龜卜的沿襲,等等。

白果村的屋兒巖、寄巖,宣恩的人有拜寄樹、巖為干爹的習俗。在上古時代,經過挑選的巖洞,是陰陽結合之地,據說,孔子就說在那種習俗下誕生的,非常古老的習俗。

遠不止于此。誠如古建筑學家張良皋教授所言,“武陵山區是‘歷史的冰箱’”,保存著語言、歷史的標本,時代應該在上古及遠古,有待進一步考證。

責任編輯:田長英    審核:   孟英豪    值班總編:孟希承

閱讀推薦

看宣恩新聞,關注宣恩微信二維碼

關注宣恩新浪微博二維碼

寻访海豚登陆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排列三走势图和值 老快3开奖号 新疆18选7基本走势带坐标 股票指数都包括哪些 西安红包麻将 北京pk拾一期一个计划 qq麻将是不是有挂 三分pk10怎么下最稳 dota电竞比分 天天红包平台 全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幸运飞艇有哪些技巧 吉林快3 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