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化旅游 > 正文

走進傳統村落中大塆

發布時間:2019-06-17  |   來源:縣教育局   |   作者:張建平  | 閱讀:


中大塆全景(資料照片)

通訊員 張建平

過板栗園,峰回路轉。我們的車駛過一個山坳,前面出現岔路,公路高坎上豎著一塊牌子,右下方標示著“中大塆”三個字。向前駛去,果見一個大灣,樹木蔥蘢,綠樹成蔭,青瓦木房,若隱若現,雞犬之聲相聞,不知道有多少人家。

我們把車在村委會門口停好,走下車來。當天是五一,本來是休假,村委會沒有人上班。我們跟村書記熊金平通了電話,她在鎮醫院打點滴,說派小李來陪同我們調研。

好在小李就在村中,很快就到了,是一位年輕女性,叫李春紅。我們隨小李走進村落,這時才發現這原生態的村落著實讓人震驚,沒想到這里還有保存完好的傳統村落。綠樹掩映中,傳統的吊腳樓、木屋鱗次櫛比,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都是木屋,大多是吊腳樓,加上幾灣幾汊,一時看不清楚,如同走進迷宮一般。

我們沿著村里西邊的一條古道前行,忽見一土地廟。土地廟用打好的青石砌成,青石上長滿苔衣,可見年代已經很久遠了。廟上供有一青石雕刻的土地公公,卻顯得年輕秀氣,而兩手做展翅欲飛狀。這是我們平生未見的樣子,這時我真正體會到這個村落不簡單。

旁邊地里有位老人在除草,我向老人走去,與老人攀談起來。從老人口中得知,這地方是九水交匯之處、十龍會聚之地。就是說,這里有九條水溝匯聚,有十條山梁在這里相會,前面是一塊橢圓形平地。這里有近70棟傳統吊腳樓木房,居住著一、二、三組的數百村民。老人還告訴我們,這個村落向姓人口最多,他們還修有向氏宗祠,曾用作學校,現在還剩前面的大門,沒有修復。我不禁一驚,想不到這里歷史文化資源還這么豐富,那可是村中之福啊!

我離開老人向右走去,走近一棟木屋,邁上臺階,走入院壩,來到堂屋,神龕上的一副對聯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順手拍下,只見那對聯寫道,“漢代將軍貽謀遠,宋朝宰相衍慶長。”細看神龕上的小字,卻是寫的河內堂上,便知是向姓人家。連看了幾家,都是如此,果如老人所言,向姓人家居多。

進入村落,每到一家,村民都相邀請坐,端茶送水,十分熱情。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讀出期盼村落得到開發的急切心情。真是“積德百年元氣在,書經三代善人多”啊!此時熊金平也趕回來了。這是一位四十出頭的年輕女性,純樸中透著精明,言行中透著能干,她對村中情況了如指掌,確是村中女強人。

我們來到向家祠堂,這里原是一座方形的建筑,原有三進,里面兩邊有小天井,但現在只正面的大門和山墻還相對完整。山墻全部用燒制的青磚砌成,大門門楣上雕刻的“向氏宗祠”幾個大字還依稀可見。大門石柱上雕刻的“丕承厥志繄予小子,默定其祥惟我先人。”其氣魄可謂大矣!正在我們求解向氏家族來歷時,向氏老人吐出了實情,他們是三國時期司馬懿的后代,因后代遭滿門抄斬之禍,老祖宗囑咐祖宗四弟兄逃出來,遇到哪家歇息就姓哪家的姓,以便躲過追兵的追殺。“我們的祖先躲到向家,從此就改姓向,這就是我們姓向的來歷。”想不到世事如棋常變幻,老謀深算的司馬懿也不會料到他的后世子孫會經歷這一段悲壯的歷史。

走在向家祠堂的十一級臺階上,每一步都好像叩響著歷史的跫音。然而更令我們驚奇的是這向氏祠堂的選址,它座落在一清泉之上。這清泉因出紅魚而名紅魚井,因地處于湘鄂渝黔古道,而遠近聞名。我們走到祠堂前一看,果有一股茶杯大清泉流出,泉水清冽,有村民正在用泉水洗菜。“我們這里的水很好,燒水的炊壺從不起水垢。現有家家都用上自來水,這清泉就成景觀了。”熊金平介紹。環顧四周,這卻是一個世外桃源,休閑養生之地。該地農耕文化深厚,農耕時代的生產生活用具都保存得很好,儼然一個農耕文化的生態博物館。

整整一天,我們穿行在村落之中,向村民訪問,考察村落的民居建筑,拜訪德高望重的老人,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挖掘有價值的文化歷史資源,忙得不亦樂乎,收獲頗豐。直到下午五時,我們仍登上南面的山梁,以期一覽勝景,拍下村寨的全貌。

回來的路上,看著嶄新的水泥公路,我猛然想起,要是這公路早修通的話,這中大塆也許早換成白墻的平房,那原生態的農耕文化也就不復存在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也許是老天厚愛中大塆的一種方式吧!


責任編輯:田長英    審核:   孟英豪    值班總編:孟希承

閱讀推薦

看宣恩新聞,關注宣恩微信二維碼

關注宣恩新浪微博二維碼

寻访海豚登陆